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It is my real life

做一个明媚的女子,不倾城,不倾国,以优雅姿势去摸爬滚打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从巨流河到哑口海  

2017-06-27 22:50:27|  分类: 读书札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NO.5:《巨流河》      齐邦媛(台湾)   (4月-6月) 
              四月,天气开始慢慢燥起来,人也慢慢浮躁。断断续续看书,断断续续写文,历时整整两月,终于在七月来临前,结束了《巨流河》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这本书,是需要用心慢慢领会的。从东北的巨流河,到台湾的哑口海,从波澜壮阔到波澜不惊,是齐先生大半生的历练,也是体现她的文学情怀。是一辈知识分子的颠沛流离,也是一个时代的悲恸与变迁。是一位学者对文学的专注与执着,也是一个文学人对历史的见证。
             “二十世纪,是埋藏巨大悲伤的世纪”,齐先生却将这个时代两代人从巨流河到哑口海的故事写得那么平静,平静得“如此悲伤,如此愉悦,如此独特”。全文,娓娓道来,少些刀光剑影,悲怆怜悯,增添了不少淡雅书香。书中,很多作品名称和人名,难免生涩难懂,读过,也记不了几个。
             印象最深的,还是那段颠沛流离的求学路。齐先生,何其幸运,在战乱纷飞的年代,在飞机炮弹的轰炸下,还能平静地读书求学。南开迁到沙坪坝,武大迁至乐山。特别是大学在乐山的那段日子,白塔街、大渡河、肖公嘴、府街,那是我曾经待过四年的地方,读着,多有亲切感。师从朱光潜,描写恩师含泪朗诵雪莱和济慈的情节;来自云端浅蓝的航空信,在暮色山风、隘口边探出头的少年张大飞;偶去新口街,碰见“张大飞殉国周年”的追思会;编号M的墓碑……
              文中少见儿女情长,更多的是一个女子的求学、工作、学术研究,关乎教育,关乎文学,也让读者从一个新的角度来看台湾,看那一段历史。最大的感受是:教者,当开拓创新;学者,当专注执着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说实在的,这本书,我读得太浅。仅像是跟随齐先生的笔触回顾她一生似水年华,从她一生的境遇,看从东北到台湾的时代变迁,从战乱到和平的历史发展,知识分子的颠沛流离,政治与文学的冲撞,一个女子面对挫折不折不挠的勇气和精神。
               后记中,王德威先生提到,抗战胜利五十周年,齐赴山东参加会议,以学者的身份。齐不禁感慨:“五十年在台湾,仍是个“外省人”,像那永远回不了家的船”。魂牵梦萦的原籍故乡,更是让人落泪惆怅。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末,“一切归于永恒的平静”。是指海峡两岸,还是指她波澜壮阔的这一生?

              前不久,和闺蜜聊天,提到这本书。她说:“为什么是苏稽的米花糖,不是沐川的甩菜?”我弱弱回答:“苏稽的米花糖已经够low的了,还沐川的甩菜呢?它们怎么能和《巨流河》媲美?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我只想说,谢谢你赠的《巨流河》,真的很好。

从巨流河到哑口海 - 苍穹与海 - It is my real life
 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2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