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It is my real life

做一个明媚的女子,不倾城,不倾国,以优雅姿势去摸爬滚打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漫漫公考,何时休?  

2013-05-19 15:13:42|  分类: 公考之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据报道,今年高校应届毕业生达669万人,就业压力倍增,有网友调侃说今年是史上就业最难年。高校的不断扩招,高校教育与社会发展的脱节长期等长期积累的历史因素,以及高校毕业生就业心态等问题造成了就业难,难于上青天的局面。
    公考,我们一直在路上……
    毕业,让人欢喜让人忧。有同窗好友的不舍情感,怀揣踏进社会的新鲜与恐惧,憧憬一份稳定工作美好的未来。当你一个人背上行囊,真真正正走上社会,原来一切都没有当初自己站在学校门口边缘时,想象的那样美好。面对的是现实,残酷的现实,在学校一直想象不到不曾体验的现实。

一年了,一直在编外漂浮的我,曾经的理想还在,曾经的激情与热血开始慢慢磨灭,时间是一剂霸道的良药,更是一把不折不扣的杀猪刀,改变的不只是我们的模样。最脏、最累、最烦、最得罪人的事情做多了,人就成熟了。处在基层的我们一直在坚持,一直在努力,一直奔波在公考的路上,期盼着哪一天能顺利上岸。

5月17日,我们一班阶级兄弟姐妹6人,再次踏上前往市区的路,奔赴全市事业招聘公考的现场。

下观音还是那个下观音,张公桥还是好吃一条街的张公桥,只是我不再是曾经闲逛在街上憧憬着未来学生时代的自己。住宿在嘉泰宾馆,一个兄弟说,我们都是这个宾馆的老顾客了,其实可以办一张会员卡的。四楼的房间重新装修变成了所谓的豪华间,比原来的价格贵了12元,环境还不错。一个姐们儿说,还是一样的单间的房子,但是安放了标间的床,收的是豪华间的费用。这世道,真是你敢想就会有钱赚啊。

张公桥的街头有一家“沐川老腊肉”,简单的几个家常小菜,荤素搭配,填的饱肚子即可,出门在外何必如此铺张浪费呢,掏的可是自己的腰包。饭后小憩,蒙蒙细雨中,我们步行去石柱山。主任住院已有半月之余未曾看望,此行专程为此。刚复健会病房的主任精气神十足,恢复的还不错,一个疗程之后就会出院了,真心祝福他早日康复。

走在熟悉而陌生的阳光广场,看着熟悉而陌生的6路车来了来,去了又去,回不去的大学时光浮现于眼前,真想回去看看,看看武珈山,看看行知楼,看看那时还没有建成的实训大楼,想想还是算了,算了。

考试,疲倦了,不是源于几十比一的岗位竞争,而是扛不起一次次失败后的失意,步伐变得沉重,不知迈向何处。考的多了,于是麻木了,坦然了,不会在考试头天紧张的背资料,准备那些来不及记住的知识点,不会紧张到半夜一两点都睡不着觉。呵呵,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床上,看着电视里轻松愉悦的电影,一遍遍翻看着手机,时不时和朋友闲扯几句;看《天天向上》、《年代秀》,直到深夜十一点,再安稳的睡去,不去想那些还没有记住,那些还没有来得及看的,那些或许要考,但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的。

草堂高中,自己曾经无数次走过它的门前,却从未知,原来两幢居民楼之间的夹缝跟着上去就是草高的后门。校园里,粗壮的香樟树下花坛边一排排坐着紧张备考的童鞋们,或是背书,或是背诵资料,唯独我像是来参观一般,看看展板,拍拍照。致远楼上拉着横幅 “教育是事业,事业的伟大在于奉献;教育是科学,科学的价值在于求真;教育是艺术,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。”教育,这门科学事业般的艺术,有多少人将这份艺术科学地当成事业来用心做呢?

这次考试,碰见了不少的熟人,有师妹师弟、有师姐师兄、有昔日同窗朋友,原来浮着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啊。两科都安排在上午,中间小憩一小时,间隙,大家都在讨论考试情况,唯独我在发呆,不想去想,不想去听,卷都交了,又何必呢?

职测,题本身不难,好久没有碰过此类题了,时间真的耗不起。当自己弃文从理,做完最后三篇材料十五道题时,时间只剩15分钟了。回过头看两篇散文分析题时,恍然,其实题目真的不难,无非是文章过长了。此刻,来不及看文章了,晃一下题直接勾出答案,赶紧涂于答题卡,铃响时,刚涂完了所有题目,至于正确率可想而知啊。

教育公共基础,意外的是全是选择、判断题,更意外的是基本上都是死知识,换句话说只要认真看一两遍书,都能作对。但是,我不确定自己做对了多少,因为我书都没有看熟悉。后不后悔?实在话,真的有点。但此刻却是没有任何意义,又何必呢?一个小时不到,全盘搞定,签字,拿着包跨出考场,结束了这场考试。此时,还有30分钟才到点。

顶着中午的烈日,同大学老友一起步行回张公桥,几个阶级兄弟姐妹小聚一下,各自奔回自己的临时岗位。准备着下一次考试,继续着下一次奔波,期待着又一次喜悦或是失意。

回去的大巴上,烈日斜射,透过窗照在手臂上,火辣辣的,瞬间长了鸡皮疙瘩。大家都调侃着说,人家都是冷的时候才长鸡皮疙瘩,不曾想这么热的天我也会长,还真是变异了么?我只能说,从小就是,天生的,你还不会呢。

一路上,很难受,晕车,想想就恐怖。还好,午饭后很疲倦,便睡着了。直到九井处的一次摇晃才醒来,看看时间,也快到了。窗外,绿油油的的树林竹林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绿色的油光。公路边上,时不时还能看见农家搭着棚摆着小摊卖油桃,阳光透过树林,斑驳的树影映射在道路上,煞是好看。

到县城已是五点,赶得上五点半回镇上的客车。迷迷糊糊又是一觉,直到朋友将我拍醒,看看周围原来已到镇上,回过头,呀喂,脖子甚是酸痛,歪着脖子睡觉还真不是滋味啊。

拍黄瓜、醋白菜、虎皮海椒炒肉片,外加小白菜汤,简单的不能再简单,一碗大米饭下肚,饥肠辘辘的我们也确实得以满足了。

这样的旅行,着实太累人了,何时才停息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