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It is my real life

做一个明媚的女子,不倾城,不倾国,以优雅姿势去摸爬滚打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让过去成为过去  

2013-02-02 22:15:18|  分类: 杂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2年11月4日,结束四川省2012年下半年公务员考试的那天晚上,我和西娟一起在乐山张公桥旁边的一个宾馆里面,西娟开玩笑的说给我介绍一个朋友,我笑着欣然答应。西娟给他说我的时候,他便知道我毕业于何处,现工作于何处,曾经自己突然傻傻的觉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?于是通过西娟,我和宋老师加为了QQ好友,并且互留了电话号码,才得知他是我师范学校的同专业的师兄,也就是我之前就认识的现在在县委办信调股万师兄的同班同学。那晚,我们通了第一个电话,没有说什么,就是互相简单地自己介绍了一下便罢。

2012年11月6日,我们在QQ消息上相互调侃着,在强烈的要求下发了张张片过来,并且告诉我那已经是他大一时候的照片了,并且自嘲这说因为自己长得太丑,不好意思照相啊。那张照片上的他当然略显青涩。当时,他没有问我要我的照片,后来我自己想想还是应该礼尚往来,毕竟不是什么坏人,做不成朋友也是师兄啊,于是把自己的学士照发了一张给他。

2012年11月11日,周末,我在家和妈妈、外婆一起在竹林里捡柴,他给我打了电话,这是我们之间通的第二通电话,也没有说什么。因为手机坏了只能开免提才能听见,我挂了电话之后,妈和外婆一直在问那男孩是谁,我便答那是一个大学同学,是我师兄。

2012年11月25日,他进了我个空间相册看过我的照片,我进不到他的相册,于是他把QQ号和密码给我,我犹豫了很久还是去看了一下他的照片;我们之间很少通电话,一般都是在Q上聊,短信也是偶尔发一发。

同事朋友知道宋老师的存在之后,难免会开两句玩笑,我只会淡淡一笑说,我们都没有怎么联系啊。

2013年1月1日,元旦节,他们开同学会,他邀我去县城耍。我拒绝了,一是要值班,二是不合适,都没见过面就去人家的同学会,不好。

2013年1月7日、1月8日,我都给他发了短信,也没有什么,就是简单地问候一下,但是都一直没有回我,直到我发了第三条短息还是没有回复之后,我决定就算了。但是,邹倩倩说会不会是他出什么事情了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没有将电话拨过去。两天之后,他给我打过来说,他自己感冒了,手机拿去修了,才看见短信,于是给我拨过来了。

2013年1月24日,学校已经考试结束,他们老师也就正式放假了。宋老师发短信约我在县城见面,我同意了。但是1月25日星期五那天我要值班,周六要回家,他邀阅卷,于是定在了2月2日即下一个星期六。

1月25日,他发QQ消息给我,我因为有事没来得及回他,晚上回他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,才知他还在外面喝酒打牌。出于朋友间的关心,于是说:少喝点酒,注意身体,早点休息。

1月29日、1月31日发过去的短信没有回音。直到2月1日,也就是外面约好见面的头一天,没有一个电话,没有一条短息,甚至没有一条QQ消息。突然有一种要被放鸽子的感觉,我甚至想好了不去赴这个可有可无的约了。还好,我早就和席艳(二哥)约好了一起去逛街的。

2月2日,一大早我就发短息给席艳说,我过县城之后直接找她去逛街,个中缘由席艳清楚。不想,他又给我打电话了,说已经上车,大概在十一点左右到县城。想了想还是去吧,反正没有什么。于是十点去了镇上车站等车,却不知一等就是四十分钟。十点五十,我还在车上的时候,他打电话给我说,他已经到县城车站了,说在车站等我,我说我到站的时候打电话给他。

大概十一点二十,我便到达县城车站,拨他电话却无法接通,拨了两次之后仍然无法接通。于是果断拨给二哥,说我去找她逛街,她倒是担心我被放鸽子。和二哥通过电话之后,决定再拨一次,若再接不通,那就算了。不想又接通了,他从车站候车厅出来,于是我见着了传说的宋老师。

一米六左右的个子,一身黑色毛领呢大衣,黑色牛仔裤,灰尘布满的黑色休闲鞋,一估摸,大概有一百三四的体重吧,鼻梁旁有个黑痣,额头高突。他走到我旁边,感觉不如我高吧。我们简单地招呼了一下,说今天一天没办法回去要先把留宿的房间定好,于是打出租车去了沐川大酒店,我在一边等他,他去把他的单人间定好。

他把简单的行李放在房间之后,说我们去吃饭,问我有要去哪儿吃饭呢。我们一边说,一边走,走到一家布置不怎样的一家饭店,我说就两个人简单地吃一点就好了。他说:“现在哪个还去那种饭店哦,要吃就去好一点的嘛”于是,我们去了门面要大,宽敞得多,布置要好很多富民饭店。到饭店时,他就说他有个朋友在县城叫她一起出来吃饭,于是打电话给这个打电话给那个。我便一个人安静地坐着,等他去忙。他叫我点菜,他去接她的朋友。他点了个水煮鱼,剩下的我点了炒牛肉丝、豌豆尖烫、炝油菜。

他的朋友是他高中一个女同学,从北京回来,恰好又在县城。菜上齐,他问我要不要小喝一点,我摇头,于是他们俩一人一碰啤酒,我喝一罐王老吉。他俩聊得很嗨哦,碰杯相干,不亦乐乎,我就是空气,一旁吃自己的菜,不说话,不答腔。问一句答一句。聊及现在工作生活时,宋老师说:“工资少啊,一个月就两千多,我不是月光族,而是负产科啊。一个月抽烟就是六七百,打点小牌输赢就是一千多……”“天天都在外头和朋友一起耍,打哈牌,喝哈酒的,只有朋友有时间,我有的是时间啊。真的是好无聊啊”我到没有说什么,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,我只想说,我们不是一路人。

中午饭后,他领着我们去喝茶,一路上又在打给哪个朋友,但是人家都没有空,没有来。于是就我们三去了钟楼的一家茶馆。在去的路上,我给二哥打了电话,喊她上来我好找个借口走了。在茶楼,他接了个电话,叫我们先点茶。他朋友去厕所,就让我点。我问他们想喝什么又不说,于是我就点了三杯我喜欢喝的茉莉花茶。

三个坐在一个靠玻璃窗的桌前,桌上的花茶冒着热气,散发着茉莉的清香,确实茶不错,但是气氛令我窒息。依旧是他们两个聊得不亦乐乎,摊在椅子上的他说着这边太差了,找不到耍的,要想耍的话还是去乐山的好。我感觉很不舒服,压抑窒息。

很快,二哥到楼下了。我去接她的时候,她死活不上去,我软磨硬泡她总算答应了,算是解救我吧。上去之后,二哥点了一杯菊花茶,我们算是有一句无一句地聊着,最后还是变成了我和二哥聊我们的,他俩聊他们的。我实在待不下去了,于是说:“我和二哥还有事,并且我慌着回去值班,那就这样吧,你们慢慢聊,我们先走了。”简单的道别之后,我和二哥离开了茶楼。

之后,二哥说:“我有一种超级厌恶的感觉,看着他的坐像,就令人超级不舒服,你们不是一路的,回去把西娟批评一顿,怎么能这样呢?”我说:“算了吧,就算多认识一个师兄,就这样吧……”

这么多垃杂的文字就是祭奠,让过去成为过去吧……再说,没有过去又何来过去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9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