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It is my real life

做一个明媚的女子,不倾城,不倾国,以优雅姿势去摸爬滚打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不是救赎主,只是个听众!!  

2011-10-31 08:57:49|  分类: 教育教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教师,人类灵魂的工程师,辛勤的园丁;是蜡烛,燃烧自己,照亮别人;学生人生的路标,学生最好的镜子;是乐队指挥、总导演;是摆渡人,人梯。教师,究竟扮演着怎样一种角色?而我们实习在教育一线,又怎样找准我们自己的定位,扮演好我们自己的角色呢?

在这个尴尬的角色里,我想做的太多,却无能为力。我不是救世主,只是个听众?!    

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上,我到教室检查自习情况(高三年级和火箭班周日上午的上课)。突然一个女生哭着冲出了教室,她的同桌也是她好朋友随着跟了出去。我没来得及问怎么回事,只见她们在教学楼前的松树下说这些什么,心里不禁有些担心。到底出了什么事,平时她不是都很开朗很活泼的吗?带着疑问和不解回了办公室。

下课后,她的同桌到办公室告诉了我缘由,原来是因为太压抑,找不到人倾诉,找不到发泄的对象,于是哭了。她想转学,远离家,自己独立去成长。我听到她同桌的诉说,我不知道我这个本是局外人的实习老师能做一些什么,我似乎什么也做不了,能做的就是扮演好忠实听众的角色。

又上课了,她来到办公室,我很诧异,因为我还没有想好我要对她说一些什么,甚至猜想不到她主动找我,会对我说一些什么。

我抬了凳子放在我座位旁边,示意她坐下,但是她怎么也不肯,只是低着头杵在那儿。其实,我不知道要怎么做,但我清楚她是想要对我说一些什么,我不想把气氛搞得太紧张或是严肃,于是,诙谐地说:“没关系的,你就坐这儿呗,你这样站着,我和你说话还要使劲儿头抬着头,很累耶,好不好?再者,你站着,好像是我找你训话一样,感觉不好呢,你就坐着吧,好不好?”

她开始慢慢抬起头,对视着我,微微一笑。那时,我分明看到她泪湿的双眼带着对我的信任和内疚。

她慢慢坐下,似乎还带有哭腔地说:“我不是故意不去上自习的,还连累了同桌,你没有责备她吧?”

我摇摇头,肯定地说:“当然没有啊。”

她接着说:“我实在太压抑,我真得忍受不住了才哭的,只是想好好发泄一下,又不想打扰了同学们,所以才冲出教室的。没想到那会儿正好碰见老师你,我又没有搭理就跑开了,对不起,老师。”

我体会到了她话语中的真诚和歉意,“其实,没什么的,没关系。”

“老师,我真的好压抑,当我回到家,都只有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,在那个家,我完全感受不到家的温暖……”说到这里,她哭了。

我不知道她有怎样一个家,会让她这样伤心难过。我没说什么,我还能说什么呢?只是从包里拿出纸巾递到她手里。

抽泣了一会儿,她接着说:“我父母很早就离异了我和妈妈一起住。妈妈又和一个叔叔结了婚,就是我后爸啦,后爸带来了一个十岁的小妹妹,全家人都很宠溺她,她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到手,不然就发脾气,还要乱扔东西。我妈妈都不能说她,如果一说她的话,后爸都会帮着小妹妹说,她小小的时候就没有妈妈了,现在就尽都欺负她,都不能让着她,小孩子想要什么就给她嘛。最可恶的是她还要抢我的东西,如果妈妈帮我说话的话,后爸又要冷言冷语,我并不想要妈妈夹在中间难做人。很多想法我都不敢给妈妈说,本来她上班就很累了,不想让她担心我。那个家没有欢笑,没有家的温暖,我真的好累好累……”

她伤心地哭了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。我不知道她的内心承受多大的压力,而这种压力在心中压抑了多久。或许,说出来会好一些,但是我依旧做不了什么,我不知道怎样去安抚这脆弱又受伤的心灵。似乎,我只是个听众,只能是个忠实的听众。

她又说:“我想转学,去远一点的学校,我想自己去独立学习生活,独自去成长,不想待在这个没有温暖的家了。可是,我舍不得我妈妈……”说着,歇斯底里地哭出声了。

家庭的种种不和谐,让她稚嫩的肩膀承受太多,心中的压抑让她想逃离这个没有温暖的家,甚至这个生活的环境,想远远躲开,却又放不下对母亲的思念与愧疚。听到这些,我似乎不知道怎样去思考,我应该要做些什么呢。

“谢谢你的信任,将你的心事对我诉说。我觉得你转学的想法不怎么现实,你觉得呢?转学之后,你是到了一个新环境,可以开始新的学习生活,但是对于这个家,你逃得掉吗?你肩上抗着的包袱卸得掉吗?另外,经过这一个多月,你几乎已经适应了这边的学习生活节奏和老师,还有这么多熟悉的同学。当你转到新的学校,又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,得不偿失,这又何必呢?再者,你中途转学,学校会怎么想,对你的印象是不是就不怎么样了,而你还得去面对陌生的同学,陌生的环境,这样不是更糟糕吗?现在,你还是尽量不要去想转学的事儿了,解决问题的主要办法还是交流沟通,你试着向你母亲去表达你的想法,我想她应该是理解你的,也是懂你的。我知道你承受如此之多,就是怕母亲多担心你,更怕让你母亲难堪。但是,你可以找个机会,单独和你母亲聊一聊啊,让彼此更加理解彼此。其实,很多想法藏在心里,对方不一定就知道啊,需要表达出来,这样就不会太压抑太难受了啊。”

她擦了擦眼角的泪,点了点头,貌似同意了我的想法。其实,我知道要她这样做很困难,但至少似乎能让她调整好状态以面对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吧。

“好了,别想得太多了,”我接着说,“身上的包袱能不背就不背,能少抗就少抗吧。好好的为自己和爱你的人努力吧,未来的路还长,要你自己好好地把握哦!”我说完,她已擦干了泪眼,起身,用一种坚定的眼神看着我,说:“老师,谢谢你!我会好好加油努力的。”’好吧,回教室去吧!如果化学有问题或是没弄懂的一定要及时问哈!”她点点头,敬礼后向教室走去。

当她离去后,我一直在思考,我这样做是否正确。当她面对来自家庭的不公平时,我却要她面对,为什么要她用脆弱的心去面对本不属于她压力甚至压抑?为什么要她去容忍这些不公平与不公正?她也可以有个温暖的家,家里有父母独有的爱啊。而事实便如此,我能做什么呢?我只是一个实习老师,能做什么呢?

孩子的成长与所处环境有莫大的关系,来自家庭、社会、学校等各方面的压力,使得现在九五后的中学生脆弱的心灵承受的更多更多,面对困难,没有想要战胜而勇往直前,而是退缩逃避。面对这种现状,我能做什么?尽管爱心泛滥,想做些什么,却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我的力量是微薄的,我不是救世主,我只是个听众,只能是个听众,忠实的听众!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