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It is my real life

做一个明媚的女子,不倾城,不倾国,以优雅姿势去摸爬滚打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些人,那些事  

2011-04-16 18:59:50|  分类: 杂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开始不知道怎样去述说这几天那些人所发生的那些事。有人太多委屈,有人愤怒不堪,有人火冒三丈,有人忍无可忍,有人让人难以启齿,有人一下子变得太突然,有人一下子让别人都不认识了

所有的人,所有的事似乎都是因我而起,而我则是再一次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我不知道事情为何会发展成为这样,是因为某人太强势太泼辣,还是因为某些人太正义太挺我?我不知道,或许也没有必要知道。事情已经如此了,就让它过去吧,尽管需要很长时间,尽管这个长时间的过程与任何人都是痛苦的。而这段事,谁也不愿意去记起却怎么也无法忘怀;这些人,谁也不会记得曾经谁挺谁,谁与谁对立了。。。。

我不得不承认她们的关系会因为这件事闹得更僵,而此事似乎我便是“罪魁祸首”。在我看来,也怪不了谁,更没有必要针对谁,而她们却这样做了,针对昔日的好友,此刻的“仇人”,真的太没品了,我不知道要怎样去解读她们的那些做法,我难以启齿,而却有人因为我如此委屈。。。。

曾几何时,YUE和“两个字”便从如胶似膝的闺蜜好友变成了争锋相对的“敌人”,好像就因为莫名其妙的一句话,她就不依不饶,整天说些风凉话。YUE有道歉,却难以挽回,于是就这样僵持不下,那是还好吧,仅是很少说话。后来,YUE,DOUDOU,还有我选为10级的代理班主任后,我开始感觉到“两个字”对我和DOUDOU的态度明显变化,甚至我的主动招呼都没有回应,我莫名其妙,是因为她的落选吗,不管怎样却也还好。可能是因为我们和YUE走的比较近的缘故吧。那无所谓了,我不在乎,因为我还是一直的我。

之后,应该在这学期吧,好像又回到冷战前的那短时间了,仿佛她们的关系有所缓和,我还在庆幸,这样总比一直僵持着好,却不想这次彻底崩溃了,而这次,无辜的却是YUE,就因为我们走得比较近吗?

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我们尽量用“两个字”去代替了她的名字,似乎觉得她的那两个字提及便让人悚然,我不知道YUE为什么要这样躲着她,尽量避免有正面碰撞。或许,在她看来,这样她的忍让事做好的结局吧。

这次,波澜再起,就是因为我而争议。

在这次预备党员推选中,我的民主选票排名第一,却因为硬件指标不过关,于是“两个字”的意见很大,我不知道为什么她要针对我,她有意见我理解。但是,通过硬件指标和群众基础综合排名的事在第四,这是事实啊。她却不依不饶,就是因为我排在她力挺的GUI的前面吗?接下来的事才真正让人难以想象。这是发生在名单即将上报时的晚上,一段本不该我听到的对话,却无意听见,让我对她彻底失望和看清她的为人。

(这是她与党支部书记CHEN的一次通话)

CHEN:排名出来啦,你没有时间,我把相关资料填好了,在今晚就要上交。

两:排名怎样,说来听听。

CHEN:。。。。

两:CHUN凭什么排在前面,我不晓得你们是怎样排的,凭什么?

CHEN:硬性指标占70%,群众基础占30%,CHUN群众基础牌第一,硬性指标是第七,综合排名就是如此啊。

两:这样的话,她更不可能排在第四。我明确的告诉你,你们这个结果老子不满意。我马上回来,不准把这个排名交上去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后来,听说我交了资料给CHEN走后不久,她便跑到CHEN寝室大吵大闹,什么脏话都骂尽了,她自己根据比例算得的排名还是在GUI的前面,但是她依旧是不依不饶。回她寝室后,便把所有的气都洒在了YUE的身上(她俩同一个寝室),尽说一些难以入耳的话,就是因为YUE把票投给了我而没有投给GUI吗?尽说一些冷嘲热讽的话,什么叫做十二个党员预备党员中级有四个是我的亲友团(DOUDOU、 BANGZHU 、YUE、 CHEN)?什么叫做自己没有本事就不要妄想?。。。。。

是,我不得不承认,你是有本事,硬性指标不过关,能够弄到推荐信,成为预备党员。自己也不想想,自己的团支书是怎样得来的,现在就耀武扬威要不完了。每次,都是不管选培养对象也好,推优入党也罢,都是你一个人唱票督票复查票,完全不准其他人插手,谁晓得你搞了些啥鬼,党员群众意见很大,提一下,你还吼得厉害。这次不就是CHEN、YUE、DOUDOU还有其他党员群众不同意你的做法提出了意见,不能让你一手包办了吗?你就受不了啦,吼得更厉害啦,把你那矛头爱指向谁便指向谁,从来不想一下别人的感受。

我很纳闷,她把所有的矛头火气都指向支持我的人,我想他们是无辜的,我付出过什么大家有目共睹,别人的支持是理所应当,而在她眼里他们都成了我的亲友团。本来,他们的讨论决定于我无关,却因为我关系闹得那么僵。尤其是YUE,每天面对她的冷嘲热讽,话里藏话。本来,关系维系的紧张,却因为这件事闹得不可开交。 

 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罪人,就因为这件事,太多人都陷入了郁闷的困境。不知是因为“两个字”的强势,还是因为我的争议,我不想去深究。或许,我本不是矛头的根源,对于这种事,我似乎已经有些失望了,与自己,与其他,哎。。。。是也好,非也罢,与我,不愿去再想这些。曾经的想法是如此白痴,本以为的太多东西,原来如此虚无缥缈。

现在好啦,我一个人置身事外,却让那么多人开始纠结,我过意不去。我不想因为我的关系把同学之间搞的那么僵。换个角度,或许,没有我的这件事,还是会因为其他事而闹僵的,因为没有人愿意什么事都由一个人来掌控,一个人想怎么着就怎么着。所有的东西都让它过去吧,我相信时间会冲淡一切的。。。。。。

那些我曾相遇的人,那些因我而纠结的事。我看见她们如此委屈如此郁闷,我却什么也做不了。唯有用文字想发泄,用文字透露我的内心。所有的所有只想让它过去。还是YUE爸爸说的对,现在又有核辐射,又有地震,每天早上当我们睁开时,发现我们还能看见阳光,又是新的一天,我们就要好好活着,开开心心的过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